弥也

叶蓝,骸云,快新w
其实是家教死忠【并看不出来
这里小弥,你好呀♡
请不要转载我的【原创】图文呀w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快新】记一次告白

♢短打,一发完结
♢原著背景,灵魂伴侣AU
♢第一次写快新,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












黑羽快斗觉得他最近大概是傻了。

不然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灵魂伴侣印记对着一个小学生起反应。他当然没有暴露,感谢老爸,嘴角一贯的poker face让他在这尴尬的局面下依然占据了一定的心理优势。不过对面显然不一般的小侦探看起来也不过只一瞬睁大了双眼,便很快恢复冷静,勾起嘴角。

从相互角逐到互相帮助,似乎也没有过去太久。短短半年,便已收获了值得托付性命的信赖。发现自己喜欢上侦探并没有耗费多久的时间,善于骗人的魔术师轻易便能看破自己的心。

青子昨天告诉他,她遇见了自己的灵魂伴侣了,人挺不错的。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在发光,他看见了。龇牙咧出一个笑颜说着恭喜,心下却想着什么时候也去“偶遇”一下他的侦探。

抬手看了看手心的灵魂印记,面对同学对印记的变化的好奇也只能打着哈哈说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突然变化,实在无从寻踪。然后等待好奇心的热度逐渐降下去。

那本是一团黑影——也许是个头盔?又或是什么半圆的器物,早在半年前就变成了一顶褐色的,有着花格子的帽子。没错,就是人尽皆知的那一顶。俯身轻吻他的印记,脑海中已然勾勒出一个偶遇计划。


少年侦探团的放学路上。又翘课了的黑羽快斗,打理好了自己的头发,换了套常服,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满意地看见了小侦探微微睁大的双眼。轻巧地笑着,向几位小团员说出了借走一会儿小侦探的话语。

确认过眼神,灰原哀向众人提议去博士家玩他新发明的电玩,并向柯南抛出意思性挑衅的话语,在后者配合性的不甘中送走了不再羡慕的小小团员。

于是他们抬脚向反方向离开原地。一路无言。默契地避开人流,拐向无人的小路。中途仅有茶发少女送来的帮他告诉毛利兰今晚他被工藤新一带走,今晚住工藤宅的简讯打破了一时的宁静。

小侦探摆出半月眼微微偏过头看他:“所以?来找我干嘛?还特地用我的脸找过……”抬头看见的不再是梳理整齐的头发,却依旧顶着几乎无差的面容。“来……”

他向他眨了眨眼,咧开一个不同于往常poker face的笑颜。蹲下身,指尖绽开一朵玫瑰。
“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于是他们在一起了。

这是不可能的。

却被默许一同走进咖啡厅,而不是接通一个警局的电话。一块柠檬派,一杯冰咖啡,当然全都是他请的。一个角落的隔间,相对而坐。在热可可和冰咖啡后面交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黑羽快斗举了举手中的热可可,开口:“我这里有个故事,不知道名侦探想不想听听看。”

小侦探挑了挑眉,“看在柠檬派和冰咖啡的份上。”

他讲述了一个,一个喜欢魔术的少年,9岁便失去了自己曾是世界知名魔术师的父亲,又在8年后看到了自己父亲留下的机关,给他留着成为魔术师的教诲,以及一套前一天刚时隔8年发出预告函的,怪盗基德的礼服。于是开始了他了解真相的旅途的故事。

在他的故事里,潘多拉只是一个线索,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所有有关一个组织存在的话题。当然,看起来是他自以为的了。前半还在认真听着的小侦探的眼睛稍微眯了起来,他心下一凛。却还是好好地把他的故事说完了。

故事结束后的小侦探眉头微皱,一动不动,看得他有些出神。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要抚上那眉心。却见对面的小侦探猛的抬起头,自信的笑容重新挂回脸上。庆幸于只是刚刚抬起,他又将手放下,开始认真地听他分析。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既然是故事,就存在编造的成分。从他话中的每一丝不合理中抽丝剥茧,一步步分析给他听,最后得出,在少年故事的背后,隐藏了一个人,也或许是一群人的存在。

这个存在与他父亲的死亡也许有关,又与潘多拉的宝石相连。听得他不禁拍手称赞,高呼Bravo。随即扯出一个苦笑,“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呐。”

自暴自弃地揉了揉乱发,“我说就是了。”

耳朵选择性略过了那极小声的“其实不想说也…”

天知道侦探只是下意识地思考和阐述而已,如同每一次解谜那般。

少年将之前的故事中属于动物园的部分作了补全,换来的终于不是细致的二次推理,而是一个睁大了眼咽了咽口水的小少年,“喂喂,那不是很不妙吗?”

小侦探喝了一口咖啡。

“那么,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诶?”

“不是'诶'吧,你不是想让我帮你才来找我的?不然还敢跑出来自爆身份?不怕去吃牢饭?而且找人帮忙还带隐瞒事实的?以为我推不出来?”

接连的问题被抛出,半月眼重新回到小侦探的脸上。他当然看得出他是信了他的一字一句并真心想要帮助他的,但是……

“我就不能单纯地想找你聊聊说说我的事情吗?”

“为了让我打消送你进监狱的念头?基德你堕落了。”

黑羽快斗扶额。黑羽快斗深呼吸。黑羽快斗破罐子破摔。

“你倒是有点身为灵魂伴侣的自觉啊我也是人啊江古田高二B的一个普通高中生啊身边一个能倾诉的对象都没有思来想去都觉得只有你是可以信赖的了所以放下伪装来找你做个朋友真的不行吗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只看利益吗!!!而且……”声音骤减。

“而且?”

“不,没什么啊。 比起这个,听完这么深情的自白名侦探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完全放弃了在侦探面前的形象的黑羽快斗趴在桌上闷声道。

看着趴在桌上情绪开始起伏的少年,小小侦探不知怎的,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然而在探索少年情绪变化与隐约的不对劲,和把现在稍有争执的话题说清楚中,理性的头脑占据了上风。

小侦探叹了口气。“事先声明一下,不是看在灵魂伴侣和这半年被你救了不少次的份上,我们现在已经在警局了。而且口口声声说着信赖与倾诉的小偷先生不还是选择了隐瞒部分真相?”

“那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担心我?”

“侦探你的性格,告诉你了不可能听了过了不管的。明明自己身边已经危险重重了,要是再来插手我这边的话,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满嘴的抱怨亲密地不像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目光却坚定地直直探入侦探的眼底。成功地让小侦探已到嘴边的反驳的话收了回去。

欲言又止。

“你……该不会……”

完了。

黑羽快斗脑子里只剩下完蛋二字。心提到了嗓眼。完了,说过火了,要被发觉了。

“砰砰” “砰砰” “砰砰” 狂跳数下终于带动后知后觉转动起的大脑,开始思考如何补救。

“该不会是我从小失散的兄弟什么的找回来不想让我知道又想偷偷保护我之类的吧。”

黑羽快斗掀桌(╯‵□′)╯︵┻━┻。

“怎么可能啊有亲兄弟是灵魂伴侣的吗而且我刚刚才说过我爸已经死了名侦探你的智商呢????”

兴许是崩溃的情绪终于清晰地传达,激醒了侦探不知何时迷糊了的大脑。豆豆眼小侦探正襟危坐,“那…?”

“啊————!”隔间外传来了女性的叫声。

小侦探一秒变脸,神情严肃欲往外冲。

“喂!!”

“啊?啊抱歉抱歉。”原地小跑。

认命地低头“等我三秒。”

手上动作不停,抬头便是工藤新一的发型。

“走吧。”没有错过小侦探笑得一脸无奈跟上的瞬间。

少年出场,封锁现场,报警,勘察现场,一切都井然有序。小侦探继续装作小孩,不同的只有这一次的工藤新一会时不时蹲下问小小的侦探有什么发现,小侦探也乐得把发现说给他听。即便并非推理专长也耐不过400的智商,得到来自小侦探的提示,由他分析完善并向警察及犯人推理一遍并非难事。

处理好案件,向目暮十三打过招呼推掉了口供,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走出了咖啡店。夜色已浓。

将闲聊地点换成河边的草坡,并排躺在草上的二人沐浴着月光。

“为什么和你长得这么像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不是兄弟这件事倒是可以肯定。”他避过了刚才的重点,“不过……”

“不过?”

“我知道你。挺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你的母亲曾在我爸这儿学过变装,见过几次,她有提到过你。虽然知道你与她的关系就是你本人出名之后的事了。”

“诶…还有这样的事啊……才怪!”小少年一个挺身从草坡上坐起来。“你刚才说这个是想避重就轻地糊弄过去什么吧?我可不会被你骗过哦。虽然你说的那些我相信是真的,但是提到它们却应该是为了隐藏什么吧?”说着偏过头看身后躺着的少年。

“真是不可爱啊名侦探。”黑羽快斗撇撇嘴,“干嘛在这种事上这么敏锐。”
“说吧,又是怎么推理的?”

小侦探少有地愣了下神,话语中带着迟疑,“不…其实这次真的只是单纯的直觉…就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地承认。

“……”

黑羽快斗沉默了足足十秒。

久到小侦探都觉得有些尴尬地把头转回去,摸了摸鼻子,想为自己的直言道个歉。正欲张嘴,少年突然坐起的动作成功让他欲言又止。看着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乱发,随即双臂搭在膝盖上,“真是,赢不过你啊,告诉你啦,所谓的隐藏的事情。”

他缓缓低下头,把头埋在双膝间,缓慢而坚定地开口了。声音不大,但足以让身边的少年听见:“我,喜欢你。是那种喜欢。”

江户川柯南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黑羽快斗也保持着埋头的姿势,等待着审判的到来。

良久,江户川柯南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

“即便是灵魂伴侣…回答我,你是恋童癖吗?”

“……哈?!才不是!”来自猛地抬起头的少年。

“那,你现在所谓喜欢的,是哪个我?一直在你身后吹毛求疵的江户川柯南吗?还是与你仅有一次对决的甚至都没有见到面的工藤新一?”

咄咄逼人的口吻。

居然是这样的问题吗。他勾了勾嘴角。

刚才低下头,他只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了数秒。身为怪盗,如果要一一为突发事态慌得放空大脑,那他早就死了千百回了。然而,他做好了在这样的突兀下被拒绝的觉悟,也幻想过了被接受的瞬间。却独独没有料到面对的是一个侦探步步紧逼的问题。

不,还没到步步紧逼的地步。

“哪个不都是你吗?无论是否变小,你都会在遇见怪盗后追着我跑。无论哪个你,我都喜欢。我们是灵魂伴侣不是吗,又为什么要在意躯体的不同呢?还是说什么?江户川柯南和工藤新一的内在其实是两个灵魂?那我还真是难以抉择了。搞不好还会有脚踏两只船的嫌疑。”

“不过,虽然这样说也许不太好,”顿了顿,“我还是挺感谢有了‘江户川柯南’这个存在的。不是被束缚在这小小的身体里的话,我和你的交集,大概就真的只能停留在你追我赶中了吧。”

毫无目标地直视前方,黑羽快斗开口,声音是意外的平淡。

“あっそ。(这样。)”得到回复的小侦探再次沉默了下来。

已是深夜,月光安静地铺在河面上。波光起伏,黑羽快斗的心此刻却平静了下来,甚至有点惊喜。没有厌恶感,没有明确拒绝,在这样突兀的情况下的告白,能得到这样一颗认真回复的心,于他都相当满足了。黑羽快斗觉得他也许有理由相信,即便被拒绝,还有可能能回到从前的关系。

人果然一静下来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在他终于开始吐槽自己的大脑的时候,一旁的少年总算再次开口。

“说实话,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是没有对你动过心的。”小侦探看起来终于整理好了措辞,慢慢地说着。“即便是灵魂伴侣,于我而言也不过是思考过你成为怪盗基德的理由,想过如果没有了侦探和怪盗这重关系,我们也许可以是默契非凡的朋友,搭档罢了。如果说还有什么特别,那大概就是对你,我会无条件地信任吧。我一直把它当做灵魂伴侣的特殊效果来着。

所以,你来讲故事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你是否遇到了什么不向我求助甚至都无法解决的大事,所以不希望你在这种地方有所隐瞒,即便是无法让他人知道的事,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量。我想帮你,也认为你也是带着同样的信任放下伪装,找到我这里来的。

被你猜中想法而直白地担心的时候,”
他将手抚上左胸。“这里有一点怪怪的,我把它判断为感动,大概是十分罕有地被关照了吧,想着我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然后下意识地对思维上的矛盾点进行反驳:换个发型就能以假乱真,甚至瞳色都相差无几的脸,真的没有血缘关系吗?这样的。得到否定答案的时候,还在心里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是你的告白,和我们刚才的对话……呐,最后一个问题,回答我。”他仰起头看他。

“请讲。”偏过头直视他的眼睛,尾音微微上扬,直觉告诉他可以做好开心的准备了。

“我好像现在才……刚刚喜欢上你。这样也可以……吗?”

1秒。毫无用处的心里准备被抛弃。他还是愣住了。

2秒。大口吸气的嘴弯成了激动的形状。

3秒。他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小侦探,滚倒在草坡上。
当然,他怎么舍得让自己的体重压到现在小小的身体分毫。只不过是几秒后收到了“好紧,要窒息了。”的抱怨罢了。

急忙松了手,待他们重新坐起,已经是他搂着他的坐姿了。

波光起伏,他的心脏以其几倍速狂跳。俯身偏头,他终于吻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END

omake
那天晚上的后来,他们没去工藤宅,毕竟那里还住着一位FBI先生,却被黑羽快斗带到了黑羽宅。

当然是走过去的这个点哪还有电车(。

身心疲劳的二人并没有打算再做些什么,洗了澡就准备入睡,然后他们愉快的发现黑羽宅并没有童装。

最后表面上看起来套了一件黑羽快斗的T恤,里面实际上是中空的的小侦探被黑羽快斗抱在怀里拉上了被子。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逐渐均匀了呼吸。

两张相似的脸上带着相同的弧度。看来是做了个好梦呢。

那么,晚安。

评论(1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