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也

叶蓝,骸云,快新w
其实是家教死忠【并看不出来
这里小弥,你好呀♡
请不要转载我的【原创】图文呀w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快新/快柯】小孩

★应该是中长篇,趁新一生日试阅1发,高考完慢慢更
★题目大概是暂定
★动物园酒厂已灭
★原著向
★快青友情向
★ooc属于我




ready?



————————

两年,毛利兰大一了,工藤新一却永远停留在了休学的高二。

长达两年的摸索,拉锯,以及红方三大组织最后的配合,组织终于迎来毁灭。但有关组织的一切研究资料也消失于火海,就连阿笠博士家也在与组织的对决中被盯上从而装上了炸弹。博士虽和灰原被送去海外度假避难,可房子就难逃炸毁的命运了。随着博士宅一同消失在火海里的,还有灰原哀这两年来对APTX的所有研究数据,资料。

一切reset,从零开始。灰原打来电话劝他最好说清楚,让兰不要等他了。她会尝试重做,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成功概率确实非常低。不知尽头地让女孩浪费那么青春美好的年岁全部用来等他。真的是罪过。

跟父母商量过后,江户川文代接走了柯南,他的生活用品被带回了工藤宅。而后工藤优作被一个电话催回美国,当然,带上了工藤有希子。

以柯南的身份把兰约到她的房间。他向她讲了一个故事。告诉她,不要等他了。一切坦白。兰抱着他大哭了一场。

“趁着大学,忘了我,好好谈个恋爱吧。”

好好道了别。告诉她江户川文代是有希子。会去做认领手续,给他办个身份证。

世界上再无工藤新一。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请多指教。”

兰抹了抹眼泪强撑笑颜“东京大学一年级,空手道部主将,毛利兰,请多指教。”

终于坦白,心情却并不轻松。江户川柯南沉默地走出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一个人来到小公园的长椅坐着发呆。不一会儿,与它椅背相靠的长椅也坐下了一个人。

“怎么啦,没精打采的呢,小侦探。”

“基德?”

“不不,只是一位路过的魔术师,看到有位男孩坐在长椅上叹气,想着变几个魔术逗他开心。顺便来问问看能不能知道,这位平日里那么阳光自信的男孩,发生什么事了?”

“我从今天开始,就再也不是工藤新一了。”男孩仿佛并没有在意身后人对身份的否定,轻易地便把他的秘密说了出来。

“诶?”惊讶转身的少年。柯南没有回头。

他把事情大概地讲了清楚。

“那么,名侦探有兴趣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沉默地听完始末,身后的少年没有做出应答。只是突兀地换了一个话题。

“诶,已经可以让我知道了吗,看来你那边也解决了?不过你还真是自信不会被我抓进去啊。”

“嗯,因为我已经向中森警官自首了。在得知缘由之后他最后没有把我上交。我都自首了,名侦探总不会还想送我进去吧?”

“这么轻松?”

“啊哈哈,毕竟我和他们家女儿也算是青梅竹马啊。平日的情感和人品的保证还是做了挡板吧。”

说着,他曲起腿蹲在刚才坐过长椅上,一个后空翻,稳稳地落在柯南面前。摘下鸭舌帽行了一个绅士礼。弯下腰伸出右手,“我是黑羽快斗,东大一年生,未来的知名魔术师。师从世界著名魔术师黑羽盗一。请多指教。”

握手,“江户川柯南,帝丹小三年生,是个侦探,兼职评论家。请多指教。”

“江户川柯南,吗。还是喊名侦探比较顺口啊。那么,评论家先生,我今后的表演,是否有荣幸请你赏脸出席呢。”

“当然。你的手法我会一一看破的。”江户川扬起今天第一个自信的微笑。

“看起来稍微精神点啦,怎么样,已经不需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但是也没有你的小五郎大叔作为麻醉对象,接触案件概率即将大幅减小的侦探君?要不要我时不时出点预告调剂调剂你的生活?”

江户川柯南突然意识到,黑羽快斗原来是来安慰他的…果然,离开了对立的身份真的可以变成好朋友啊。

柯南陷入了对他们曾经对决的回忆,嘴角的弧度不减。那边的快斗还在絮絮叨叨,直到黑羽快斗伸着一根指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有在听吗?名侦探?”

“啊?诶?什么?”

叹气,“果然没听到吗。我在说,放假要是闲可以过来我家,包吃住,我陪你玩。我住江古田,也就是在米花隔壁而已。还不够你也可以时不时叫上大阪的黑炭君,我还能帮你叫个白马探。白马我已经跟他坦白身份了,不过要叫他你得告诉他你的身份就是了。”笑嘻嘻地揉了揉柯南的脑袋,“我们几个又不会当你是小孩,跟相同爱好相同智商水平的人一起玩才比较舒服吧?就算你要重新长大,总也不会愿意一直装作小孩吧?这一次可是连时不时作为工藤新一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咯。”

“……”
眼泪滑落了。

从变小之后到打败组织的两年间他没有哭。接到灰原电话的时候他没有哭。跟兰坦白之后他也没有哭。

但是看着黑羽快斗蹲在他面前,认真仔细地为他的心情着想,为他的未来谋划的时候,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了。

他好像一直都是作为保护者的角色活动着的,他的心情,他的疲惫,有多久没有被好好在意过了呢。只有面前这位曾经的宿敌,总是在不动声色,却毫不犹豫地保护他,陪伴他。

“可恶啊,我居然被宿敌给安慰了,啊咧,眼泪为什么停不下来啊可恶。”一边狠狠地抹着眼泪,江户川柯南带着哭腔自言自语。

黑羽快斗此时也沉默下来,他起身坐到了哭泣的小侦探身边,将小侦探抱到他的腿上。轻轻地将他的脑袋按在肩上。“肩膀借你。”

“………………”

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肩上重量一轻,小侦探从他的腿上跳下,低着头静静地坐回他身边,几秒后带着些许鼻音的童音传来,“谢啦。”

“嗯?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我什么都不知道哦?”

他撇过头,语气生硬,“什么都没发生啦。”却话音刚落便勾起了嘴角。

与他身后注视着他的少年一模一样的弧度。

他们的故事,现在才刚要开始。

——tbc.——

评论(17)

热度(64)